夜汣语声绝

这里未末/夜汣,请多指教
这主推凹凸,沉迷fgo,es,纸片人
总之适合妥妥的非洲酋长_(:зゝ∠)_
虽然腐,但是目前没有产粮的打算(毕竟质量太低了)。
现在在乙女圈中。
日漫本命番家教小排球,国漫本命凹凸狐妖
全职盗笔推原著,动漫
可以接受,绝对不接受电视剧。
宇宙第一海盗团推。
雷狮卡米尔我的。
沉迷骑士道。

[凹凸]替代品番外(雷狮篇)

咳咳,你们好。
2017已经过去,2018悄然来到,我没有什么好的礼物以及祝福可以送给一直支持我的,喜欢我的段子的天使们。
那么2018的第一篇替代品番外,我写成了糖。
希望你们可以一直开开心心的,即使遭遇挫折也可以笑着应对,一直幸福。
那么,你们猜对了吗?这是糖。

剩下的话还是老样子,小学生文笔,ooc超级严重,求不嫌弃。
我就不艾特了…[别打我!]
主要就是懒了…
这次有一点私设,写在下面了


那么最后,仍旧——
求评论!




开始↓




私设:安莉洁的祈祷状态可以通过一定程度的外部击打而取消

1.
你思考了很久,决定退出他的生活。
一天晚上,你鼓起勇气对雷狮说了你的决定,他只是愣了愣。
很快恢复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那你随意吧。”
你不免眼眶一红,心里剩下的最后一丝不舍也彻底消失。你告诉他,你明天一早就会走。
他也只是点点头,两个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是了,这么多年了,他一次也没有碰过你,你早该明白的。

2.
第二日早上,你轻轻的拿出昨夜准备好的行李,尽量不弄出任何声音,将一份你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放在茶几上后,静悄悄的走出了家门。
其实你并不知道,雷狮他其实一夜没睡。

3.
出了家门,你觉得非常轻松,起码表面上看来。
你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好友安莉洁打了电话。
“莉洁洁,我和雷狮离婚了,我…能去你家住一阵子嘛”
“哦…嗯…好呀…”
听着好友的声音,不免觉得内心一片平静。
你挂断电话,脸上挂起笑容,朝着安莉洁的家走去。

5.
到了安莉洁的家里,刚把东西放下,走进她给你整理的房间里,就久违的看见了安莉洁的祈祷模式。
“你非常喜欢一个人,现在因为离开了他而难过,但是你的内心又有一种解脱感,迷茫的少女啊,随我一起想神灵大人祈祷吧…”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你轻轻的敲了一下她的头,强行把她从那个模式里打出来。
安莉洁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对着你说
“唔…痛死了…”你不禁有些惊慌,害怕自己没有控制好力道。
你刚想说点什么,就见安莉洁抱住了你对你说
“xx,哭出来吧,没事的。”

6.
你擦了擦眼泪,躺在安莉洁的腿上。
“啊,舒服多了莉洁洁,超爱你的♡——”
安莉洁冲你笑了笑,轻轻的揉着你的头发。
过了一会,你听见安莉洁轻柔空灵的声音
“呐…小xx打算怎么办呢,以后…”
你诡异的沉默了下去,过了许久才开口
“我…真的不知道…”你顿了顿,苦笑了一声,“其实,说句实话,我爱他,胜过自己的生命…”
“可是他只把你当做一个替代品啊。”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没有办法…”忘记他
“那xx你明天是想休息还是想出去找点事做呢?”
“出去找个工作吧。”
安莉洁点了点头。

7.
第二天,你与安莉洁一同到达了银爵开的一家分公司。
你凭着你的学历,成功的受聘。

8.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周。
这几天,你一直不停的工作,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拼命的不让自己去想雷狮。
直到今天。
你一直觉得今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到了公司,你日常到董事长的办公室,但今天,你并没有发现董事长人,你感到奇怪。
看见董事长的桌子上有一摞你从来没有见过得资料,你很好奇,看了看。
只是一眼,你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纸上写的是董事长的所有信息以及他偷税的次数,日期,金额,以及与黑手党的所有交易。

这时,你听见窗户碎了的声音。
你抬起头,看见了佩利。下意识的就想往外跑。
可明显,佩利已经发现了你
“诶?这不是老大的老婆嘛。你怎么在这?”
“佩利啊,我已经不是雷狮的老婆了。还有我在这工作啊。”
“哦哦,那老大的老婆你知道这个公司里偷税的人在哪不?”
你沉默了半晌,不确定的走到桌子后面,敲了敲地板,发现果然有一块是空心的。
你告诉佩利说,“那个人的话,就在这下面。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你话还没说完,佩利就已经跳了下去。

9.
你换下工作服,走出公司拿出手机给银爵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他分公司里出现的事,然而心情微微有些凝重的你,并没有想起来自己忘记告诉佩利不要把看见你的事情告诉海盗团的其他人了。

当然,佩利会不会说出来,也不一定。

10.

正在回家休息的路上的你并不知道,佩利已经解决了那个董事长并回到了海盗团,把见到你的事情告诉了帕洛斯。
帕洛斯揉着佩利的头,并把这些话录下来发给了卡米尔。
卡米尔听了这条消息后,扯了扯自己的围巾,放下甜点,向雷狮的房间冲去。
雷狮的房间,自从你走了以后,就一直没有打扫。
一屋子的酒味,从来没有拉开的窗帘,满地的烤肉串棍。
雷狮坐在床旁边的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啤酒。
“…咳咳,怎么了,卡米尔?”
“大哥…你…休息一会吧…”
“呵,有什么事你就说,不说就出去。”
“……”卡米尔沉默了,聪明如他,怎么会不知道雷狮这样的理由。
桌子上仍旧放着那份缺少雷狮签字的离婚协议书。

11.
卡米尔沉默半晌,打开那条语音,整个房间只剩下帕洛斯与佩利的一问一答。
听完语音后,卡米尔往前走了一小步
“大哥…您打算怎么办?”
雷狮没有回答,只是一瓶接着一瓶的喝着啤酒。
突然,雷狮放下酒瓶,站了起来,躺会床上,一只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半晌,雷狮开口,仍旧是嘶哑的声音
“卡米尔…你说我为什么总是在失去后才知道她的重要性呢…呵,我还真是可笑。”
“……”卡米尔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给雷狮接了一杯水并递给他。
雷狮并没有等待卡米尔的回答,咳嗽两声接过卡米尔递给他的水,再度开口的时候,已经恢复到了平常自信的模样。
“卡米尔,”雷狮将水杯放到床头,“给我查一下她最近所有的行程以及所有的安排,还有这个屋子,收拾干净。我休息一会。”
卡米尔被围巾遮住的脸上露出笑容,松了一口气“好的。那大哥好好休息。”大哥终于愿意振作起来了……

12.
第二天早上,卡米尔拿着那些搜集好的资料敲响了雷狮的门。
“大哥,该起床了。资料我放在门口了。”
门内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没过一会,雷狮就穿好衣服出来了。
他结果卡米尔手中的资料,简单的扫了一眼,就骑上自己的摩托车,径直朝着你现在的所在地奔去。

13.
你的心以一种与平常不一样的节奏跳动着。
这不禁让你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你摇了摇头,不去想他。
你今天答应了安莉洁出去散散心,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工作。
你不想让她再次为你担心了。

在小公园里,你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一架秋千前,你勾起一抹回忆的笑容。
你想起来,你与雷狮的第一次相遇也是在这样一个天气,这样一个情景。
你本想离开,但不知道是什么力量,不是你做到那架秋千上,开始慢慢的荡起来。
突然,你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思议。

14.
你看见了雷狮,他正向你走来。
不知出于何种心理,你想逃走。
急忙从秋千上跳下来,还未站稳就跑,突然撞到一堵带着热度的“墙”。
你想要揉揉自己的鼻子并抬头看看是谁,但是你没办法动。

因为这个人已经一手环住你的腰,另一只手将你的头按在他的胸膛上。
无奈之下,你只得出声

“那个…雷狮…?怎么了吗?”

“……”雷狮不说话,只是将你抱的更紧了。

当你准备开口告诉他你们已经离婚了请他自重时,你听见了他沙哑的声音。

“我没签字。”

你一愣,带着些许不确定的语气问他

“我…不是一个替代品来着嘛,为什…”

“我从来都只有失去过一次后才知道珍惜,”你的话被他强行打断。

听着他的话有些意义不明,但你没有插嘴,凭你对他的理解,你知道后面绝对还有话。

“失去她后,我才明白她在我的生活中占了多大一部分,”

你苦笑,仍旧不明白他为什么跟你说这些,是来打击你看你笑话嘛?还是跟你分享他们之间的故事?你想不明白。

“你也是。直到失去你,我才知道,即使你与她很像,你们也不是同一个人,是不同的个体。我已经失去过一个了,不想再失去另一个了,”

平日里雷厉风行自信满满的人儿,现在展示在你面前的却是你根本没有见过的脆弱,这只大猫猫把头埋在你的脖颈处,首次用这么脆弱,可怜的声音对你说

“回来吧。”

15.
你最后还是没有办法违背自己的本心,你是想回去的,但同时你又打好主意了,如果一旦你发现雷狮是在骗你,那么你将立刻不惜一切代价逃走。

然而你并不知道就你这点小心思,雷狮很容易就看出来了。

回去以后,当你轻车熟路的要进入自己之前所住的客房时,雷狮将你拉住了
“夫人,为什么要分房睡?”
你愣了愣
“以前不都是这样的嘛?”
雷狮朝你笑了笑,一把抱住你,往主卧里走去

“以后,睡一起。
我不会给你逃走的机会的,想都不要想。
夫人是不是还欠您的海盗头子一个新婚夜?嗯?”


end


元旦快乐。
还有我想找cp。
你们看看我啊,我想找cp!
求混语c的!这主卡米尔安迷修!

评论(8)

热度(215)